当前位置:首页 文章列表 “三线”那些事儿 | 铁路建设(上)
“三线”那些事儿 | 铁路建设(上)

铁路建设(上)

六盘水市境在“三线”建设之前,铁路线几乎为零。滇黔线(今贵昆线)全长55.6公里的安顺至六枝段1963年9月27日才正式通车。


要在六盘水这块土地上展开大“三线”建设,铁路的修建显得特别急切,因而六盘水的“三线”建设实际是以铁路为先导的。


1964年7月2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示:修成昆路,主席同意;朱委员长提议使用铁道兵。在滇黔线建设中铁道兵同样发挥重要作用。


1964年7月下旬至8月,中共中央西南局和国家计委在四川西昌召开“三线”建设规划会议(史称西昌会议)。会议专门研究了西南铁路建设会战问题,规划内容之一就是修建三条铁路,形成西南环线,即成昆线、川黔线和滇黔线。


此期,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对“三线”铁路建设有许多明确的指示。1964年8月17日,他在北戴河中央书记处会议上说:总而言之,成昆路要快修。没有轨,拆其他铁路的。川黔、滇黔路也要快修,一定要保这三条路。投资、材料要多想办法。3天后即8月20日,他在听取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汇报工作时又说:中央工作会议开过好久,成昆路仍然没有落实。湘黔、滇黔、川黔3条铁路搞了十几年了,没有影子。成昆路要两头修,滇黔路也可以两头开口,还可以更多的点开工。


1964年8月29日,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杨成武就铁道兵部队的使用和扩编问题给国务院、中央军委领导写报告。铁道兵扩编后,共辖13个师3个独立团1所铁道兵学院1所铁道兵学校1所铁道兵科学研究院以及后勤部所属4个基地,总定额增至37.2万人。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和西昌会议的规划,西南铁路建设步伐明显加快,其时贵昆铁路实际已全面开工或复工。9月初,中共中央决定成立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任命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为总指挥,铁道部代部长吕正操,副部长刘建章、彭敏,铁道兵副司令员郭维城,商业部副部长张永励为副总指挥。其下分别设工地指挥部、技术委员会和支援铁路修建委员会,统一领导和集中指挥西南铁路会战。工地指挥部于9月10日在贵州安顺成立,吕正操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郭维城、刘建章分别任副司令员和副政治委员。指挥部机关由铁道部和铁道兵抽调人员组成。参加施工的铁道兵部队、铁道部工程局以及沿线民工,统一由指挥部直接领导。


1965年5月25日,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铁路建设指挥部成立,决定抽调参加修建贵昆铁路的黑煤、辽煤、川煤、京西支铁大队参加修筑六枝、盘县、水城三个矿区铁路专用线。


关于贵昆铁路建设


对六盘水煤炭基地而言,最重要的铁路干线是贵昆铁路。贵昆铁路是1958年开工的滇黔线贵阳至树舍和内昆线南段树舍至昆明两段铁路的总称。该线东起贵阳,向西经安顺、六枝、水城,到树舍进入云南省,然后折向西南经宣威、沾益、曲靖到昆明,全长621公里。在今六盘水市境段全长137公里,有大用、六枝、那玉、新窑、花赖、关寨、梅子关、二道岩、小冲头、茨冲、滥坝、双水、水城、六盘水、马嘎、葡萄箐16个站。该线途经六盘水市境地段地貌多样,山高谷深、沟壑纵横,地质情况十分复杂,溶岩、滑坡、暗河、煤层、瓦斯、软土随处可遇。铁路线往往桥隧相连,自六枝经水城到树舍的路线因此被称为“空中铁路、地下铁道”。1965年5月3~7日,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应邀到安顺在西南铁路建设工地指挥部开办全国第一个统筹法训练班,亲自主讲“优选法”,其间曾到梅花山隧道工地进行测算,指导施工。


贵昆铁路全面开工后,为落实中央关于贵昆铁路务于1966年修通的决定,总参谋部于1964年9月5日发出电令:“调铁道兵1、5、7、8、10师进驻西南地区指定地点,尽快展开施工。滇黔线上除1、5师在原施工管区施工外,另调7师于9月底进驻水城担任水城至树舍段工程任务……”据此,铁道兵各部队立即分别从广东、江西、青海等地出发,昼夜兼程,于9月下旬开进指定地区。与此同时,铁道部所属各工程局施工队伍也按照工地指挥部要求,及时到达集结地点。在今六盘水市境,第7师(司令部设在水城县法院办公楼)担任水城至树舍段施工任务,梅花山隧道仍由已于1964年5月18日进驻水城的第5师第23团继续施工。另有铁道部第二工程局担任水城至六枝段施工任务。此外,由地方动员大批民工上场配属各单位施工。全线30余万人的施工队伍,在西南铁路建设工地指挥部的统一领导下,迅速展开一场铁路建设大会战。他们争时间,抢速度,许多施工定额被突破,不少纪录被刷新,一批重点工程进展顺利。


铁道兵第5师第23团施工的梅花山隧道横贯乌蒙山区,全长3968米,是贵昆线施工难度大的关键工程。该工程于1959年年底平行导坑破土动工,后因国家计划几经调整,停停打打,正洞至1964年8月1日才正式开工。隧道通过5个大断层,并有多处暗河、溶洞和煤层。一年后的1965年9月,隧道出口平行导坑内突然出现涌水,昼夜最大水量达5. 4万吨,掘进出现未曾预料的严重困难。指战员在毛泽东“乌蒙磅礴走泥丸”诗句的鼓舞下,知难而进,反复试验,最终找到排堵结合的整治办法,征服汹涌不绝的地下水,保证隧道的顺利开挖。工地指挥部接着发出争取隧道月百米成洞的号召。指战员们多次召开“诸葛亮会”,研究具体措施,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很快实现月成洞百米的指标,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刷新纪录。单口月成洞最高时达到400米,双口平均月成洞也达到213米。经过1年半的艰苦奋战,梅花山隧道工程于1966年2月20日全部完成,为贵昆线全线提前通车创造了条件。1965年5月25日,隧道发生塌方事故,23团排长罗安文为抢救战士杨通奎牺牲,时年21岁。在同年9月涌水事故中,一个排的铁道兵战士献出年轻的生命。梅花山隧道施工中牺牲的40余名烈士至今长眠于梅花山的荒野。


来源:六盘水日报   微凉都

终审:晋齐蕊吉

审核:黄仕贵

编辑:李   波


上一篇:【党纪学习教育】钟山区警示教育大会暨作风建设推进会召开
下一篇: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2024年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